加载中........
×

重症植物日光性皮炎 1 例

2019-9-15 作者:王瑞艳 张红超 赵庆利   来源:临床皮肤科杂志 我要评论0
Tags: 重症  植物  日光性  皮炎  

1 病历摘要

患者女, 52 岁。因面部、颈部及双手背肿胀,瘀斑 伴疼痛 3d, 于 2017 年 5 月 15 日收入我院皮肤科。患者 3d 前进食大量灰菜并暴晒 30 min 后双手背、 面部和颈 部出现肿胀,伴有阵发性刺痛、瘙痒,后双眼睑出现高 度肿胀, 不能睁眼。先后就诊于当地两家医院, 均诊断为 过敏性皮炎,予静脉滴注药物治疗(具体药物及剂量不 详)无效,面部、颈部和双手背水肿加重,并逐渐出现瘀 斑,疼痛剧烈。自发病以来,患者无发热、头晕、头痛、心 慌、心悸、 恶心呕吐及腹痛腹泻等不适。既往体健, 否认 服药史和药物过敏史。家族中其他成员未发生类似情况。 体格检查:一般情况良好,系统检查无异常。皮肤 科检查:面部、颈部及双手背可见广泛非凹陷性水肿, 皮肤紧张发亮,额部、双侧面颊、鼻背及下颌部等突出 部位和双手背可见紫红色瘀点瘀斑,鼻尖出现坏死,皮 损边界清楚。双眼睑高度肿胀, 不能睁眼(图 1)。 实验室及辅助检查: 血常规中白细胞计数 12.2×109/L [正常值(3.7~10.0)×109/L,以下同],嗜中性粒细胞绝对 值 8.6×109/L [(1.8~7.5)×109/L]; C 反应蛋白(CRP)27.3 mg/L(<8.0 mg/L),二便常规,肝、肾功能,术前 8 项,凝 血 6 项,抗核抗体谱及免疫 6 项检查结果均正常;心电 图、胸部 X 射线检查及腹部超声均正常。 诊断:重症植物日光性皮炎。 治疗:入院后前 3 d 患者因双手剧烈阵发性疼痛, 曾晕厥 3 次,每次持续大约 15 min, 甲泼尼龙静脉滴注 后患者疼痛缓解, 清醒。后连续3d给予甲泼尼龙160mg/d; 每天连续 12 h 微量泵入前列地尔, 口服硝苯地平,肌内 注射罂粟碱扩张血管,改善微循环;静脉滴注碳酸氢钠, 碱化尿液,促进坏死物质排出;加强营养和抗氧化治疗后,患者疼痛逐渐缓解, 3d 后将甲泼尼龙减量为 80mg/d, 1 个月后减量至 20 mg/d。局部皮损的处理:早期水肿 时硼酸湿敷;出现瘀斑和瘀点时外用多磺酸粘多糖乳 膏;出现坏死溃疡时先后给予双氧水、碘伏和生长因 子溶液喷洒溃疡面, 每日 2 次。患者发病第 1 天以浮肿 为主;第 2 天开始逐渐出现瘀斑瘀点;第 4 天瘀斑和 瘀点达高峰,鼻尖开始出现黑色坏死;第 7 天鼻尖黑 色坏死面积扩大,双侧面颊出现黑色坏死;第 15 天鼻 背出现坏死溃疡,部分黑痂脱落,双侧面颊黑痂下开 始出现溃疡,左手腕处开始出现黑痂;第 20 天鼻背黑 痂全部脱落,双侧面颊部分黑痂脱落,整个手背出现 黄褐色水疱,左手腕处黑痂颜色变深;第 30 天鼻背溃 疡完全愈合,无瘢痕,双侧面颊散在溃疡面,上有黑色痂皮,双手背可见广泛黑褐色干燥痂皮;第 60 天面部 痂皮完全脱落,溃疡愈合, 双侧面颊可见淡红色轻度凹 陷瘢痕。双手背可见黄白色干燥痂皮; 第 110 天鼻背和 双侧面颊可见淡红色增生性瘢痕,双手背坏死大部分 愈合, 左手腕处可见一钱币大溃疡面, 整个手背可见淡 红色萎缩性瘢痕,皮肤菲薄、透亮(图 2~3)。


面部、颈部及双手背可见广泛非凹陷性水肿,皮肤紧张发亮,额 部、双侧面颊、鼻背及下颌部等突出部位和双手背可见紫红色瘀 点瘀斑, 鼻尖出现坏死, 皮损边界清楚。双眼睑高度肿胀, 不能睁眼 图 1 重症植物日光性皮炎患者面部、 颈部及双手背皮损


A~C: 第 4 天面部出现水肿及紫红色瘀点、瘀斑;D~F: 第 15 天面部出现坏死及溃疡;G~I: 第 110 天面部溃疡愈合, 遗留淡红色增生性瘢痕 图 2 重症植物日光性皮炎患者面部皮损演变过程


A:第 15 天面部出现广泛坏死时, 双手背只出现少量坏死;B:第 30 天双手背出现广泛干性坏死; C: 第 110 天双手背坏死大部分愈合,左手腕处可见一溃疡面,整个手背可见淡红色萎缩性瘢痕 图 3 重症植物日光性皮炎患者手背部皮损演变过程

2 讨 论

法国人 Matinon[1]在 1898 年首次报道以藜(灰菜)引 起的植物日光性皮炎。本病是通过食用或接触光敏性 物质(主要是呋喃香豆素),经过日光照射后引起的以光毒反应为主要表现的皮肤病变。本病发病机制不明, 可 能是植物、日光和机体状况三者共同作用的结果。引起 本病的植物一般是具有光敏性的植物,常见的有酸菜、 油菜、 灰菜、苋菜及雪里蕻[2]等。部分患者可出现白细胞 升高[3], 尿蛋白阳性等。本病一般急性起病,潜伏期 2~ 48 h。皮损主要位于曝光部位。早期自觉皮肤刺痛及瘙 痒, 后出现非凹陷性肿胀,额部、双侧面颊、鼻背、下颌 部及手足背等突出部位易出现瘀点瘀斑。 重者可出现水 疱、血疱、糜烂、溃疡和坏死。重症患者可出现头痛、 头晕 及晕厥等全身症状,甚至引起死亡。 本病少见,很容易被误诊,文献报道曾误诊为系统性红斑狼疮[4]、 血管性水肿及卟啉病[5]。本病需要与以下 疾病进行鉴别:急性水肿期:①血管性水肿:往往只发 生于口唇等组织疏松部位;②日晒伤:表现为暴露部位 鲜红色斑,严重时可出现水疱,经强烈日光照射后任何 人均可发病, 但无食用光敏性食物病史; ③皮肌炎:皮损 也发生于面部,日晒后加重,但进展较慢,面部及以上 眼睑为中心的水肿性紫红色斑和指关节及掌指关节伸 侧的 Gottron 丘疹为其典型皮损,常伴有肌酶明显升高 和肌电图异常。瘀斑瘀点期: ①烟酸缺乏症:春夏好发, 日光照射后加重,但进展较慢,常有饮酒、慢性消化道 疾病等诱因,典型的有皮炎、腹泻及痴呆三联表现;② 系统性红斑狼疮:除面部有蝶形水肿性红斑外,常有系 统受累,抗核抗体谱检查可鉴别诊断; ③皮肤卟啉病:有 家族史, 血和尿中卟啉检查异常,并且呈慢性过程。根据 急性起病,发病前有进食光敏性食物,有日光暴露史, 在暴露部位出现边界清楚的水肿和紫癜的患者首先考 虑本病。 有文献报道[6]入院后第 2 天出现瘀斑,治疗后 3 d 水肿消退, 疼痛减轻, 但半个月后出现溃疡。本例患者与 此相符。另外本例患者手部皮肤出现水疱,坏死和溃疡 的时间较面部晚 1 周左右,愈合也较面部慢,考虑可能 与面部血运丰富有关。本例患者双手指疼痛剧烈,考虑 可能与光毒反应导致的手部血管发生微小动脉炎,引起 血管痉挛缺血坏死有关。经过扩血管、改善微循环及缓 解血管痉挛等治疗后,患者疼痛缓解, 也支持这种观点。 本病虽有自限性,但重症患者若不及时治疗,易遗 留瘢痕[7],影响美观和肢体功能;部分重症患者需要进 行植皮以及截肢, 严重影响患者的生活质量;甚至引起皮肤坏死甚至死亡[8]。故应早期诊断,早期治疗。立刻 停止食用光敏性植物,避免日晒。早期足量使用糖皮 质激素可有效抑制过敏反应,迅速控制病情。水肿严 重者可用利尿剂,但氢氯噻嗪具有光敏性,最好避免 使用。密切观察患者指端情况,如果出现指端发麻发 绀及皮温降低,指端剧烈疼痛,需及时请血管外科及 骨科等会诊,给予改善血液循环等处理,必要时切开 或者针刺减压,以免发生指端坏死[9]。避免过多食用或 接触具有光敏性的食物,避免强烈日晒是预防本病的 主要措施。

参考文献略。

原始出处:

王瑞艳,张红超,赵庆利,田 燕等,重症植物日光性皮炎 1 例[J],临床皮肤科杂志,2019,48(8):498-500.



小提示:78%用户已下载梅斯医学APP,更方便阅读和交流,请扫描二维码直接下载APP

只有APP中用户,且经认证才能发表评论!马上下载

web对话
黃色三级全集